早坂かおり

《任性》


若有ooc 都是我的锅,还请无视它(?)只想给他们一个温柔的结局、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。


/

梅长苏说了要去北方战场,他就必定会做到。

那是他做为梅长苏最后一次的任性,也是他做为林殊最后一次的张扬。

“大夫也说了我可以去的!”

萧景琰不发一语地看着对面那人这样说道。


是了,他可以去的、他必须要去的。那才是林殊最后的归宿——他是那么渴盼做回当年那个赤血长枪的少年将军,萧景琰怎么舍得剥夺他这最后的微不足道的期望呢?

哪怕他知道这次分别便是天人永隔,哪怕他心底其实有股声音叫嚣着要小殊别走,不要离开他,不要再丢下他一个人⋯⋯

千言万语最后哽在心头,一个字也说不出口,硬生生憋红了眼眶。

最终还是梅长苏的一声叹息划破漫长的沉默,他伸手将景琰的脑袋揽向自己的肩头,无奈的笑说“笨水牛,怎么长那么大了还总是哭鼻子呀!”

他轻拍着对方因忍住哭泣而颤抖的背,一遍遍地说着梅长苏最后一次的谎言

“没事,我会回来的,很快就会回来的⋯⋯”


-


第二天早晨梅长苏本该等来将同赴战场的蒙挚,却见甄平黎纲慌慌忙忙地三步并作两步前来。

“报告宗主,太子殿下明诏天下,将亲赴战场,迎击大渝!”

“殿下说了,此去必当三月之内凯旋而归,耀我大梁军威。 宗主,这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想必殿下是铁了心⋯⋯”

黎纲话说到一半,只见梅长苏激动的摔碎了手中的茶杯,低下头口中念念有词,“萧景琰啊萧景琰,想不到到最后的最后,我还是拗不过你⋯⋯”


“对不起,小殊,原谅我最后一次这样任性⋯⋯”

萧景琰没有缓下行军的脚步,只是频频回头来时的金陵城。他情愿担下林殊的不谅解,这早已千疮百孔的心,也再无法承受失而复得后得又复失的痛了。

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是尽快稳住民心军情,好让林殊能无后顾之忧地在金陵城中好好养病。


-数月后梁军在各地都获得了不错的战果,萧景琰在结束战事后也马不停蹄地赶往金陵,还不到城门就见远方斯人一袭青衫而立,萧景琰十万火急的跃下马背,几乎险些摔马。他跑到那人面前,两人没有丝毫质问的话语,只是紧紧地相拥着彼此。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“你回来了。”

这是他们相认以来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的拥抱。


-


初雪方降,寒意袭人,又是一年光景。

梅长苏已时日无多,接到蔺晨通知的萧景琰久违的出了宫,再踏入苏宅恍惚间彷佛相隔一世。

先帝萧选驾崩后萧景琰正式接下皇位,这一年多以来他们像是在较劲着谁能耐得久不见对方似的,皇帝本就忙碌,没多少机会可以出宫,梅长苏对于萧景琰身边不该有谋士这件事又是十分执着,半长不短的日子里愣是没见着几次面。


萧景琰进到屋内时里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,都是知晓他身份的熟人。

梅长苏示意萧景琰让他再靠近自己一点,他握住对方的手,相较于自己的体温,萧景琰的手几乎是热的发烫。看着他攒紧了自己的左手,脸上尽是掩不住的忧伤愁思,梅长苏依旧是沉稳的淡然神色。

“你会怪我当初将你留在金陵吗?”

梅长苏听着身边那人有些哽咽的问语,起初只是沉默地伸手摩挲着他的脸庞,像是在哄做错事的小孩。最终他缓缓地开口了,“最开始我是怨的。怨你不让我上战场,怨你为何不让我做回林殊?但是你知道吗?我现在觉得这样挺好的,能够在大家身边、能够这样和你道别⋯真的挺好的⋯⋯”

最后的最后,他笑了。

依旧是明媚飞扬的笑颜,依旧是那个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。


-end-


(最後本來還想加的一段:

梅長蘇其實原想再任性一回,將他想說的盡數傾出。

他想說,「景琰,別怕。」

他想說,「景琰,我喜歡你。」

然而他終究沒能說出口。)


嚶嚶嚶嚶為什麼這麼忙的時候還總是想寫同人啊~~~這週唯一的空檔就獻給這篇文了!本來改寫結局就是想來些甜甜的梗,埋肩安慰啦~相擁啦~病榻邊的暖手啦之類的!但是寫起來總覺得這糖好像尖尖的有點刺QwQQQ

最終蕭景琰還是一個人了,所以我其實覺得劇中的結局已經很好了⋯梅長蘇橫豎是逃不過這劫,所以就依他的心讓他去吧。(然後讓觀眾哭死吧ˊ_>ˋ)

至於這文,當然就是要讓景琰任性一下嗯。蘇兄其實也是能理解景琰的心情的,就算是被阻攔想必也不會對他生氣的吧!

拙劣的文筆大家就將就一下啦www要是我做作業也這麼認真就好了wwww


(End後面話好多啊。

最後再叨唸一句,蘇靖靖蘇的太太們我宣你啊!

评论

热度(9)